宇甸故事如果不相信爱情,就来看看夏加尔吧

提到夏加尔,我就想到泰戈尔的那句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。他与同时代的毕加索是铁哥们,但在艺术里,他们面对苦难有不同态度和做法。


夏加尔是犹太人,一生颠沛流离,背井离乡,夏加尔经历了很多的逃亡生活。他先后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、俄国革命、斯大林统治、第二次世界大战、犹太人大屠杀等黑暗时刻,但是在面对这些苦难时,他呈现给世界的依然是美好的东西。 



生活多磨难,但爱会让人幸福到飞起。夏加尔一生都对他的妻子贝拉无限热爱。与贝拉在一起的日子,好像都开心得飞起来了。夏加尔生日时,贝拉一大早采了鲜花,穿了礼服来为他庆生,从此,夏加尔的画里就不断出现鲜花,像烟火,像繁星。

 

“只要一打开窗,她就出现在这里,带来了碧空,爱情与鲜花。”夏加尔这样回忆贝拉。


夏加尔22岁的时候,邂逅了少女贝拉。贝拉是个富人家的女儿,夏加尔是个穷画家。

两人一见钟情,贝拉不顾众人反对,毅然追随夏加尔,哪怕穷困潦倒,哪怕颠沛流离。但幸运的是,贝拉就像夏加尔的 Lucky  girl,1915年两人结婚,夏加尔就成名了。

婚后,妻子贝拉也经常出现在夏加尔的画里。夏加尔回忆他们结婚前后的时候,和爱人在一起的温存,大概谁都会流连吧,夏加尔有些画就是这样。你可以看到他们贴得好近,你可以感受到那种亲密的依赖。

红公鸡回头看着新婚的夫妇,好像不忍心叫醒他们。夏加尔刚结婚时,是生活在白俄罗斯的农村,鸡鸣就是天要亮了,可能新婚的夫妇都很讨厌天亮,所以不想让公鸡叫。

 


夏加尔活到九十八岁,是长寿的画家,但在1944年,贝拉因病去世,这一年,夏加尔57岁。在以后的岁月里,夏加尔一直对贝拉无限怀念,很多画里都可以看到贝拉,他们在画里牵手,拥抱,飞翔。夏加尔去世前几年,贝拉已经离开了将近40年,但夏加尔的画里依旧是贝拉。


门不当户不对又怎样,生离死别又怎样,如果不相信爱情,就来看看夏加尔吧。

最后,以中国诗人海桑的一首小诗结尾:

 看见你之前 

河水只是河水 

花朵只是花朵 

看见你之后 

河水似乎更加明亮 

花朵也仿佛越发鲜艳 

你没有改变它们 你改变了我 

我不忍心捉走水中的小鱼

 我闻见了花中并不存在的香气 

当我挨你坐着,

仰脸看云 

我感觉,我会飞

 

(图源:网络  相关资料:网络查找、侵删歉)